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名人 > 正文
2019-11-26 05:06:50 作者:大师 手机看新闻

小林觉 人才培养成日本围棋软肋

[提要] 日本明治维新后,社会安定,于是弈风又渐渐兴盛起来。此时本因坊家已经一家独大占有棋所多年,而内部纷争也时有发生。此时的棋坛仍是门户之见,各家都闭门造车,绝不把研究成果说与其他门派。...

  日本明治维新后,社会安定,于是弈风又渐渐兴盛起来。此时本因坊家已经一家独大占有棋所多年,而内部纷争也时有发生。此时的棋坛仍是门户之见,各家都闭门造车,绝不把研究成果说与其他门派。1878年,中川龟三郎等人请出在本因坊家不得志的秀甫,成立了方圆社,当朝显贵名流,维新之大小功臣,以及棋界人士约一百多人,都成为方圆社的后援者。

  方圆社之创立,确实是日本棋坛划时代的举动,对重振弈风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过去棋院四家只知闭门弈棋,从不管社会之事,而且彼此之间貌和神离,互相拆台。如今方圆社在秀甫、龟三郎、铁次郎等人领导下,广招人才,弘扬棋道,干得轰轰烈烈。加上秀甫高瞻远瞩,不计成本发行,果然影响极大。方圆社的成立,让日本围棋逐渐打破门户之见,教学传承开始接近现代。

  方圆社和后来的敲玉会,与本因坊家为代表的旧势力,不管在私人恩怨还是围棋传承理念上都矛盾重重,就在此时,吴清源的师傅濑越宪作出场了。

  从小由祖父启蒙没拜过师傅的濑越宪作,从广岛来到东京,本打算加入本因坊门下,在小试身手后被方圆社的伊藤视为可造之材,于是将秀哉的种种劣迹数落一番。濑越为人甚重礼义,一听秀哉如此不仁不义,心中大怒,于是转投方圆社,同时更把“打倒本因坊秀哉”当作了今后的奋斗目标。

  东京棋坛明争暗斗的时期,关西棋坛却太太平平,自然培养出不少人才来,久保松胜喜代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久保松的父亲是大官,去世后他被寄养在叔叔家,不料叔父看不起弈人,不但不答应他投身本因坊,反而从此不许他摸棋。十四岁时,久保松以优异成绩就读于北野中学,此时关西弈风渐盛,叔父对他的管理也放松了,久保松便重操“旧业”,最终弃学成为职业棋手。

  久保松最大的成就,大概不是成为五段高手,而是发现了三位优秀人才:木谷实、桥本宇太郎、前田陈尔,最早都是出自他的门下。但他自觉以自己的棋力难以造就大器,而濑越宪作在得知久保松有三个好苗子后,动了收徒之念。不久,久保松便把濑越宪作看中的桥本宇太郎遣往东京改投濑越宪作门下。而濑越宪作的好友铃木为次郎看得眼热,不客气地给久保松去信,请求他给一个徒弟。久保松平日也久仰铃木大名,接信后便对弟子前田陈尔和木谷实道:“关西地僻,难有大成。东京现分坊社二派,棋力都是高强的。如今,方圆社铃木五段有心收徒,尔等愿去否?”

  前田年龄比木谷实大二岁,平日久闻本因坊秀哉乃当今名人,便乘势要求老师将他送到坊门去。木谷当时仅12岁,并无定见,悉听久保松安排。于是久保松把木谷实送给铃木做徒弟,并把前田推荐给坊门秀哉。

  日后,桥本宇太郎作为濑越宪作的大弟子,曾到中国考察师弟吴清源,后来与吴清源大战十番棋败下阵来。在“本因坊”成为日本棋院一个比赛名称后,桥本获得过本因坊头衔,其最大功绩则是创立了关西棋院。木谷实则作为吴清源的一生挚友,与之共同发表了《新布局》,开创现代围棋理论。前田陈尔投身本因坊门,在吴清源与秀哉名人的“天元局”中,为师傅想出了扭转败局的妙手。

  秀哉名人隐退后,把“本因坊”捐给了日本棋院,成为一项职业比赛的名称,本因坊门宣告退出历史舞台。而此前林家并入了本因坊家,安井家因无好子嗣可继承也断脉,井上家直到二十世纪中旬才结束,但其实早已名存实亡。日本围棋的传承,从门派私相授予,改为道场、棋院的培养模式。

  其中以木谷实开创的木谷道场最为著名,培养出大竹英雄、加藤正夫、石田芳夫、武宫正树、小林光一、赵治勋、小林觉等等著名棋手,2000年门下弟子总段位超过500段。正如日本著名作家江崎诚致所言:“仅仅由于木谷的存在,专业棋士培养方法才会在这一历史转折点展现出最后的华丽。”

  现今的日本,每个棋手简介还是能看到“师承XXXX”,这与中韩棋手明显的不同。据孔令文七段介绍,目前日本年轻棋手的主要来源是洪清泉道场、绿星学园等培训机构,也有一些棋手在家小规模的收徒教学。相比中韩开放式的大规模道场,日本在人才培养方面的滞后,也是他们落后于中韩的原因之一吧。

标签